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战场

2020-06-11 12:58

周勇说,日本侵略中国就是这条曲线的最低点,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而拐点,就是抗日战争的胜利。

我市专家学者评说中国将设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和设立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

重庆在抗战时期地位重要抗战时期,重庆是中国政府的战时首都。

决定草案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周勇从1984年开始研究抗战历史,他说,如果全国人大常委会一旦通过决定草案,在9月3日第一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当天,建议中央将重庆列为主要纪念城市之一,在重庆举办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

重庆在庆祝胜利的时候,也十分特别。周勇打开书柜,拿出他所著的《西南抗战史》,由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章开沅为此作《序》。

9月3日 重庆可列为主要纪念城市之一

重庆还有另外两个地位,一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政治舞台,二是二战时期同盟国东方战场统帅部所在地。可以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战场,整个中国的抗日战争中,许多重要的事情都发生在重庆。

“这些年我们坚持不懈地研究抗战史,就是希望研究成果能引起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的重视。”周勇说,很长时间,抗战历史只停留在学术界范围,历史学首先是研究和记录历史,研究的目的就是“以史为鉴、资政育人”。

周勇举了几个例子,中国参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指令是从这里发出的,废除中国与美国、英国的不平等条约并签订新约是在这里进行的,中国从日本手中收复台湾的决策是在这里作出的,收复台湾的中国使团是在这里组建并出发的,中国参加联合国制宪会议的代表团是在这里组建并出发参会的,直至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全城火炮放得听不见说话

让我们来听听重庆专家学者的声音。

9月2日国民政府宣布,定9月3日为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全国放假一天,并决定这天在重庆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当天上午9点30分,警报长鸣,各工厂、轮船汽笛欢啸,全市钟声齐响。重庆晨报记者 蒋艳

周勇说,从这之后,中华民族的发展曲线就一路上升———建立新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直到今天。

“25日晚上,我看了新闻联播,第一个感觉就是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周勇说。

周勇的父亲周永林,94岁了,是一位重庆土生土长的老革命。他曾告诉周勇,抗战胜利之时,全城火炮放得震天响,从白天放到晚上,人们之间说话都听不见。全城火炮都卖完了。

抗战胜利是历史的拐点

后来,周勇根据老一辈的回忆和历史资料,将这些场景写在《西南抗战史》书中。在重庆,8月10日晚,中央社获美新闻处旧金山10日电:据合众社本日晚接获东京广播,“日本政府已接受促其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唯一要求是保留天皇。”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开后,当晚,市民兴奋得自发游行庆祝。千千万万的市民涌上街头,一片海涛似的欢呼,震天的鞭炮声,狂热的鼓掌声,顿时淹没了整个山城。

他在《序》中写道,“我仍然难忘1945年8月15日山城狂欢之夜,数十万人涌上街头,那鞭炮焰火、那欢声笑语,还有许多人心头默诵杜老夫子那首著名的诗:‘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8月15日,日本天皇正式向全国广播演讲,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重庆又掀起一轮欢呼庆祝活动,《新蜀报》记者写了一篇报道《像爆炸了的陪都,几天来充满狂欢》,“市民在扔帽子,跳高,发狂,大喊‘日本投降了,安登逸’。”

编者按: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5日下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草案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

在中华民族的5000年的历史上,抗日战争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场战争。为啥说具有转折意义?中华民族从秦代统一以来,就是一条上升发展的曲线,到汉唐达到鼎盛,明清时还是盛世,但到清末就受到西方列强的侵略,开始走下坡路,签订了1000多个不平等条约。

建议将重庆列为主要纪念城市之一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1945年接受日本投降,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境内南京接受日本投降,大家比较熟悉,另一种是派中国军队到境外接受日本投降,这个决策也是在重庆作出的,命令是在这里下达的,部队是从大后方派出的。“因此,重庆在抗战时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在抗战时期的地位很重要。”